西交利物浦大学本科4+0项目2022年招生专业介绍

西交利物浦大学本科4+0项目2022年招生专业介绍

西交利物浦大学本科4+0项目招生专业介绍2021中外合作办学4+0国际本科项目面向北京、天津、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陕西、内蒙古、宁夏、甘肃、青海、湖北、安徽、江苏、上海、浙江、福建、湖南、江西、四川、重庆、贵州、云南、广东、广西、海南等各省市招收批准的上海大学4+0国际本科、北京理工大学4+0国际本科、中央财经大学4+0国际本科、上海理工大学4+0国际本科、集美大学4+0国际本科、吉林大学4+0国际本科、武汉理工大学4+0国际本科、郑州西亚斯学院4+0国际本科、沈阳师范大学4+0国际本科、中国农业大学4+0国际本科、温州肯恩大学4+0国际本科、宁波诺丁汉大学4+0国际本科、西交利物浦大学4+0国际本科等自主招生项目的就读学生。

1. 国际化师资。参照世界***大学标准全球选聘师资,拥有920余名教研人员队伍。选择西交利物浦大学,学生即可在国内获享国际名师资源。

2. 国际接轨的质量保证体系。借鉴英国高等教育质量保证体系,严格监控教学与考核过程。教学过程接受中英两国评估,保证了学生培养的高质量。

3. 中英百年名校联手创办。西交利物浦大学是经中国***批准、由西安交通大学和利物浦大学于2006年在苏州合作创立,继承和发挥两所母校传统的理工管优势,融合东西方教育体系精华。

4. 全英文教学。采用专业课全英文教学,学生接受严格的学术英语(EAP)强化训练,为学生进一步学习专业英语打好基础。

学制为四年,在西交利物浦大学完成学业后由英国利物浦大学直接颁发英国利物浦大学学士***书,中华人民共和国***认可,可在***留学服务中心获得认证。

1)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2拥护中国的领导,品德良好,遵纪守法;3)持有境外大学录取通知书,原计划就读境外本科的中国籍高中毕业生;4)身体健康状况符合校方规定的体检要求。

西交利物浦大学将综合考察学生的英语语言成绩、原录取大学世界排名等方面,采用综合评价、择优录取的方式自主招生。录取条件为原录取大学世界排名(QS排名)原则上不低于150位;英语语言成绩要求为IELTS 5.0;TOEFL 62 (iBT)。

西交利物浦大学(XJTLU)是经***正式批准,由西安交通大学和英国利物浦大学(The University of Liverpool, UK)在苏州合作创立的一所新型国际大学,大学采用国际先进教育管理模式,以世界***大学标准全球选聘名师, 实行专业课程全英文教学,拥有先进的办学条件和教学环境。西交利物浦大学创新性地构建国际化专业精英和国际化行业精英两种育人体系,旨在培养具有国际化视野和竞 争力的专业技术人才和高级行业管理人才以及创业家。

虽然还是会每天都拿一个多小时到俩小时来补习俄语、以及复习功课,但毕竟,在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里,他都是自由的。在这个自由的暑假,他一共做了三件大事。第一件事,他学会了十首俄语歌。好吧,其实唱歌对他没什么难度,如果换成汉语,或者哪怕是英语,他都不觉得算什么事儿,但俄语歌对他来说,就有了一定的难度。于是,本着既能补习俄语又能了解一下国外音乐的目的,他辛苦地翻着俄语词典,把此前那个李谦手里留下来的那盘俄语磁带逐一翻译了下来,然后一边学唱一边默记歌词,最终,花了小半个月,他终于成功的学会了整盘磁带上所有的歌。还别说,他尝试着自己用吉他为其中的两首歌新编了曲子之后,拿到餐厅去唱,效果居然不错,那天的打赏足足比平常多了好几十块!而且居然还有回头客专门来吃下一顿,就为了听他唱俄语歌。

本来的说法,当然是要在开学前回来陪爸妈住一段时间啊之类的,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她就从家里溜出来了。俩人事先都约好了,李谦早早的就到了盛世花园的小区门口,一边等着她出来一边跟门卫秦大爷杀象棋,结果一盘棋都没下完,王靖露就来了。李谦起身要走,老头儿很愤怒地拉住,“不行,我就要赢了,你哪能走!”李谦也勃然大怒,“谁说你快要赢了?你没看到我现在还比你多一个马呢?秦大爷,我这可是给你留着面子呢!要不是我今天有事儿,肯定杀得你血流千里!”秦大爷一脸不屑地瞥了李谦一眼,指着王靖露说:“这是老王家闺女不是?我知道!这是二丫头吧?她姐姐是唱歌的明星,她爹开了家印刷厂,对不对?嘿,小子我跟你说,你爹,她爹,我都认识,你今天要是敢不陪我下完这盘再走,回头我就给你告诉你们家长!”“呵!……行,算你狠!”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李谦屁都没敢放,回身坐下。王靖露小脸通红地在一边站着看俩人下棋。要说起来,门卫秦老头儿的棋臭是出了名的,小区里不知道多少人都能杀得他片甲不留。可惜前后两世加一块儿,李谦也还是那个臭棋篓子。俩人都棋风偏快,咔咔咔的以干掉对方棋子为乐,从不在乎什么布局啊之类的,简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于是,一盘棋下到最后,棋盘上都快光了,俩人只好各自拱自己的小卒子,最后……和棋。因为谁都灭不了对方了。老秦头儿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拉着李谦说:“哎,哎,我说,你慌什么呀,再来一盘,再来一盘,这一天早着呢,你俩干嘛去都来得及,就一盘行不行?”李谦坚决不理他,扭头就推车子。偏偏这个时候,一辆崭新的捷达车在门口停下来,车窗摇下来,露出一张诧异的脸。“小谦,你怎么大早上回来了?咦……小露,你回来啦?”得,这下子曝光了。王靖露有些羞赧地跟李妈打招呼,解释说开学之前回来住几天。看李妈那意思,亲热的了不得,都打开车门了,应该是想要下来聊几句的,但是也不知道李爸在车里跟她说了句什么,李妈回头跟他嘀咕了两句,就又啪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你有时间过去家里玩哈!”李妈说着,捷达车已经飞速地逃离了现场。王靖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害羞,很不好意思,李谦倒是很得意地扭头看着老秦头儿,“我说秦大爷,这回行了,你没法再威胁我了吧?”老秦头儿“嘿嘿”一笑,伸手往李谦身后一指,李谦扭过头去,又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呃……陶阿姨好!”陶慧君在隔了几步远的地方停下车子,笑着点点头,推着自行车往前走了两步,才说:“小谦你也好。”然后,她扭头看向半躲在李谦身后的王靖露,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但笑容却逐渐收了起来。她说:“小露,中午记得回来吃饭,妈这就去买菜,中午给你蒸丸子吃!”说完了,她又冲李谦笑着点点头,蹬上自行车走了。李谦和王靖露对视一眼,脸上都有些无奈。这时候回头再找,老秦头儿已经躲到传达室里去了。…………“啊,原来是这里啊,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租房子啊!”“这里不好吗?”“这里……好老,好旧!”“喂,这里比咱们盛世花园那里建的也没早几年好不好?再说了,我穷啊,当然要选小一点的房子和老一点的小区来租!”“可是你不穷啊!我姐都说你的歌值那个价钱呢!叔叔阿姨不是也已经给你解禁了?”“可是我的钱要留着给你买漂亮衣服、漂亮鞋子和漂亮项链啊!”坐在后座的王靖露抬手轻轻地打了他一下,虽然不说话了,但是笑得很甜。到了楼下,李谦锁好车子,俩人一前一后上楼。房门打开,李谦拉开咯咯吱吱的老鞋柜,拿出一双崭新的粉红色拖鞋来。这房子的格局很小,不过该有的还是都有了。王靖露换了拖鞋,就开始好奇地四处走四处看,似乎对每一个地方都充满了兴趣,一边走,她还会一边点评――“我记得你以前不太爱干净的,现在家里居然收拾的那么干净……喂,你不会是特意让阿姨过来给你收拾好的吧?”“啊,卧室果然好小,不过还好啦,反正你一个人睡!”“咦?这是什么?也是吉他吗?……啊,它好小好可爱!……乌克丽丽?这个名字很奇怪啊!……我真的没听说过!你给我弹一段,弹一段嘛!”“咦?厨房也好干净,你还会自己做饭吗?……哈,这个我肯定比你擅长,我最近正在努力的学做菜,每到不会了我就打电话问我妈,我妈做的菜可好吃了!……想得美,中午回去我肯定要挨训的,你再去,我妈还不得气坏了?”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她转着看了足足十几分钟,才意犹未尽地停下,说:“真是羡慕你,都已经可以自己出来租房子住了!”“那我去北京租个房子,你也搬过去住好不好?”王靖露又抬手打了他一下。然后,她回头客厅坐下,拿起茶几上的一沓a4纸,看了半天,问:“你在写新歌啊?”李谦刚烧上水回来,探头往纸上看了一眼,说:“哦,这个啊,就是平常随手记下的一点灵感,支离破碎的!”房间很小,客厅也很小,只容得下一张双人沙发,李谦没有选择去坐到王靖露的身边,而是搬了个小木凳子,坐在了她的对面,认真地看着她。一开始,王靖露只是有点害羞地抬头笑了笑,又让他给瞪得低下头去。但很快,她就下意识地察觉到了一点不对,抬起头来看着李谦,怯怯地问:“你……怎么了?”李谦笑了笑,说:“如果我亲你一下,你不会喊救命吧?”王靖露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却噘着嘴瞥他一眼,“色狼!”李谦立马从凳子上起来,两步绕过茶几,一坐到她身边。王靖露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却并没有躲开。李谦仍旧直勾勾地盯着她看,王靖露就低着头,一动不敢动。好半天过去,李谦还在看,还一边看一边搓手。王靖露终于忍不住了,小声地说:“你坐那么近干嘛,天那么热……”但李谦不理她,说:“哎,你抬起头来。”王靖露就抬起头来,隔着镜片,她的眼睛水润润的,有一抹平日不见的异样光华。李谦抬起手,她就下意识地一缩脖子。李谦的手停住,她就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抬头瞥了李谦一眼,然后飞速地逃开。李谦再伸手,她不动了,于是李谦很轻松地摘下了她的眼镜。“其实你不戴眼镜更好看。”他说。“嗯。……会看不清楚。”她说。“我想……亲亲你。”他说。王靖露的脸红扑扑的,不说话,也不动。“你抬头,看着我。”他又说。王靖露怯怯地抬头,眼睛睇着他,羞羞怯怯的。李谦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缓缓地靠近过去,王靖露紧紧地握起拳头,整个身体绷得像一根木头,但李谦还是坚决地亲了过去。她的嘴唇软软的、滑滑的,很薄,有些许淡淡的温热。刷的一下,两个人都跟过了电一样。不过从头到尾,王靖露都坚持地瞪着眼睛,看去像一只怒怒的猫。就轻轻地亲了那么一下,李谦就很快缩回来。的煎熬,真的是谁是谁知道。而且如果是真正的也就罢了,关键身体是、心理却早已不是!穿越过来这些天,每隔几天就要半夜起来洗内裤,那种滋味真的是……不过,李谦还是不想吓坏了她。片刻之后,两人对视着。王靖露的脸蛋儿红红的,却突然问:“这就是……亲嘴啊?”“嗯,这就是亲嘴。”“哦!”“要不要再来一下!”这回王靖露学聪明了,早早的就闭上了眼睛。李谦凑过去,呼吸着她鼻翼间那混杂了少女体香与肥皂香味的气息,轻轻地把她的嘴唇儿噙在嘴里。片刻之后,两人唇分。“刚才你咬我了。”她说。“才不是咬,是你不配合好不好?”他说。“可是你就是咬到我了!”李谦拍拍眉头,说:“再来,这次你配合点好不好?”于是他又凑过去,可这次还没等他亲上呢,王靖露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两人各自退回原位,王靖露掏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但看过短信,她的脸却刷的一下变得比刚才还红。抬头看到李谦好奇的神色,她把手机递过去。李谦接过来一看――“小露,你记住,女孩子一定要守住自己,男人才会看得起你!中午记得回来吃饭!”好扫兴!王靖露一脸对不起的样子,接过手机之后收起来,犹犹豫豫地说:“我妈……你也知道的嘛,她……不太喜欢你。”李谦抱头靠在沙发上,有点懊丧。不过很快,他就又调整过来――他本来就没准备办什么坏事儿来着。于是他问:“离中午还有两个多小时呢,咱们干嘛去?”王靖露想了想,说:“要不咱们去看电影吧?”“你不是不喜欢看电影?”“可是你喜欢呀!而且我姐说,我既然要考电影学院,除了要补课之外,也要多看电影。”于是,俩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就一起下楼去看电影。这次看的又是一部爱情电影。故事很一般,不过王靖露看得很高兴,因为她喜欢最后大团圆的结局。而且,似乎经过了一个上午的相处,两人之间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等到电影看完,她明显变得比刚见面时放松了许多,居然开始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京城比咱们这里大了好多,就是更热了,人也特别多,我每天早上去上补习班的时候,在路上总是能见到所有人都匆匆忙忙的走路,好像大家都特别的赶时间,就会觉得心里也跟着着急,不知不觉的走路就也快起来了……”“给我们补课的那位老教授其实都没有怎么教我们,不过他有很多学生,他每天都安排自己的学生来给我们上课,据说都是京城电影学院里导演系啊编剧系啊还有摄影系的学生!啊,对了,原来不知道,一进那个补习班才发现,果然像你说的,班里的女孩子都好漂亮啊!而且很多人都会化妆,我就让我姐教我怎么化妆,可是我姐说她也不会!”“我姐租的房子比你那个小屋大了一点点,不过也不算太大啦,反正我们俩的卧室都只是比你的卧室稍微大一点点而已。我每天早上醒过来看着窗子外头,就都会开始想我妈,然后还会……你少得意啦,只是偶尔而已!”“……”除了电影院一直往家走,很快就到了盛世花园的大门口,远远地已经看到老秦头儿正在跟人下棋,他似乎正咋咋呼呼的要求悔一步棋。王靖露突然停下脚步,扭头看着李谦,说:“我想去吃米粉。”“呃,可是你妈在家等你啊!”王靖露点点头,低下头去。但片刻之后,她又抬起头来,说:“可是,我想去吃米粉。”李谦深吸一口气,拍拍自行车后座,“上来!”

可惜的是,当年的那个李谦在买这盘磁带的时候,应该更多的是看中了人家女歌手的脸蛋儿和身材,里面的歌就大多只好算是口水歌。李谦千挑万选,也只挑出了两首还算勉强符合自己口味的。于是,他就只好拿着这两首歌反复的唱,结果他的回头客不乐意了,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来催更,要求换一首,当时弄得李谦好不尴尬。嗯,然后是第二件事,考驾照。李谦上辈子考驾照那会儿,国内的驾照考试已经规范起来,不存在拿点钱直接领证的可能了,所以就得老老实实先学,其过程之坎坷多难,一言以蔽之:!所以在得知这个时空年满十六周岁就可以报名申请驾照的时候,李谦虽然立刻就去报了名,却已经做好了坎坷上几个月的思想准备。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时空的驾照申请,竟是如此的容易――甚至连驾校都没用上!他去相关部门报了名,交上钱,留下手机号码,结果第二天那边就主动来电话,双方约定了考试时间之后,李谦过去考场,上车,点火,发动,在那个大场地上兜了一圈,下来之后副驾驶座上的考官就告诉他,过关了,去上课吧!所谓上课,一共八个课时,对上班族来说,可能也就是一两个周末的时间,对于李谦来说,更是连两天都用不了,然后,发一张试卷,选择题100道刷刷一做,oK,驾照到手!李谦觉得这简直是自己前后两辈子拿的最容易的一个证!嗯,第三件事就是,李家买车了。其实早在廖辽的专辑开始传唱大街小巷的时候,李谦那笔被迫存在李爸手里的钱,就已经解禁了。因为就连李爸李妈这么不懂流行音乐的人也已经明白,儿子写的那几首歌,已经是相当的红。而等到后来廖辽的这张专辑越卖越好、越来越火,就连电视上都开始经常能听到她的歌、听到她的消息,李爸李妈就更是再也无话可说。于是,按照李谦早先的提议,李爸李妈开始认真的考虑让儿子给买辆车这回事。如果是买了自己开,考虑到只要车一到手自己就会忍不住要改的破毛病,李谦肯定选一些口味比较偏但是方便改装的车子,最不济也得先弄辆小钢炮。但既然是买给老爸开,标准自然不同,稳重大气、皮实耐操,同时安全性要好,也就成了最重要的考量标准。至于动力神马的,在李谦看来,以自己老爸那个稳重的性子,只要够用就好。他本来的打算是从德国三大品牌BBa中选一辆大气点的紧凑级,所谓衣锦要人知,自己多少挣了点小钱,孝敬爸妈一辆开出去有面子的车,也算是一份心。不说什么德国人做的车,下意识里就给人一种稳重安全的感觉,就凭李谦上辈子改车的经验来看,德国人的底盘也确实是做的最出色的。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个时空的汇率跟李谦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时空很不同,在这里,一美元也就兑换2.01华元,所以,别看他卖了五首歌只有四十万,搁在他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时空,这也就一辆BBa中级车的钱,买紧凑级的奔驰a、奔驰B、宝马一系、二系的话,虽然有富余,也多不到哪里去。但是搁在当下,一辆进口的奔驰B系列,也就是八万来块钱起步,顶配才不到十五万。所以四十万钱不多,但买个BBa的紧凑级送老爸,完全无压力。但是他这个打算刚一提,直接就被李爸李妈给否了。周六的时候,一家三口去转了足足七八家4s店,欧洲的美国的国产的合资的,转了足足大半天,李妈看见哪个都喜欢,结果一问价格就皱眉头、一问价格就皱眉头,最后去了奔驰的店,看见一辆B180,李妈那更叫一个喜欢,说哪儿哪儿都好,后来在前盖上摸了一把,觉得连漆都最滑溜。于是,经过一夜的辛苦商议,最终李爸李妈决定,买辆一万来块的长城D0就行了。李谦彻底无语。于是第二天继续看车。等到下午三点,终于把车定下来了,广州大众,Jetta。嗯,翻译过来的名字是――捷达。顶配,1.5L的排量,落地三万四千块。本来驾照已经到手月余的李谦还跃跃欲试,但最终买下这辆车,李谦顿时就没有太多试车的兴趣了。不过么,车是买给老爸老妈开的,他俩觉得好也就是了。当然,即便是在这个时空里,国内早就已经改革开放,经济的发展也一直都相当快,但在眼下的95年,一辆价值三万多的合资轿车,也仍然还是足以引起不少人羡慕的。只不过出于保护儿子的想法,老两口虽然逢着人问就笑得合不拢嘴,却只说是自家存了多少年的钱买的,并没提儿子的事儿。于是……好吧,李家终于变成有车一族了。不过等到车办好了户口,李谦却没什么心思去欣赏李爸每天几个小时蹲在楼下欣赏爱车的样子了,因为虽然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但是……王靖露从京城回来了。***Ps1:第一幕大高.潮正在收尾,第二幕要开始埋线,实话说,最近一天五六千字,写的我头晕脑胀,以至于后文有些线索还没理太清,所以写起来就束手束脚。Ps2:知道就这么点儿字,啥都没写呢就没了,你们肯定不满意,不过家父小恙,晚上我要去医院陪床,实在没时间继续写了,今天只能暂时对不住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